我這不是不熟上海的路嘛,號5號車廂,就這樣啊,你來接我,我掛了不等小鷗再說話,王烜急忙撂下了電話小鷗是恨的牙癢,多說兩句會死啊,重重的把話筒扔在了叉架上

電話鈴再次響起,小鷗有點滴汗了,貌似這電話咋這麼忙,拎起電話粗聲地說道:喂,這裏是柯公館,請問你找哪位

你這臭丫頭,還柯公館,是你老爸我找你,咋到了也不知道打個電話回來,害你媽瞎擔心嚇了小鷗一大跳,這是老爸打來的父女倆又在電話裏瞎扯了一大通,等小鷗想吃面時,面都被湯泡漲成了一大坨沒法吃了(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起點()投推薦票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)

是 由. “正忙着呢。”小三坐了下來,撇撇嘴,“我叫倪紛兒,言他沒空,叫我幫你買了些衣服。”說着,她自顧自地打開袋子,在裏面掏了起來。“內衣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牌子,所以選了我喜歡的牌子和樣式,這件衣服,應該適合你。”

雅靈一件件接過,她真的對她買的內衣不敢恭維,完全是那種極度性感的樣式,若真穿在身上,也遮不到什麼。好在那件衣服還算正常,正好是她的尺寸。

“謝謝。”雅靈禮貌性地道謝。

倪紛兒鼻子哼了哼,算是回答,她看了一眼餐車上的吃過三分之一的食物,雙手交叉,斜下身子以最舒服的姿勢貼着椅背。“言說一定要我看着你把這些東西吃完。”

說這話的時候,她的表情明顯不屑,甚至還做了個嘔吐的動作,打破了她酷帥的外表。

“我吃得很飽了。”雅靈祈求地看着她,肚子現在脹鼓鼓的,根本吃不下任何東西。

“言喜歡你。”她突然說道,交叉的手指一根根散開,語氣輕淡,表情認真。

“呃?”雅靈不明白地看着她。

甩一甩幹淨利落的直髮,它們如麪條般掛在肩頭,在她的甩動下變得搖晃不定,卻展露出了她性感與剛性共融的性子。

黑色的指甲碰到一處,她平淡地再度開口。“言只喜歡過兩個女孩子,其中一個就是你。”

“還有一個呢?”她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問,直到問出口,才感覺到失態。

“我姐。”倪紛兒揚起頭,長長的打了睫毛膏的睫毛閃兩下,“她叫倪繽兒,是一個跳舞的天才,爲了舞蹈放棄了言,隻身奔赴國外。他們交往了好長一段時間,言一心地愛着她,從來不與別的女人來往。我姐帶着我在冷宅住了好久,我每天看着他們一起用餐,一起看星星,一起散步,言對我姐可以說有求必應。後來,姐走了,言就變了。”

她望着雅靈的臉,給她一個慘淡的笑,顯得落漠而哀傷。

“你也喜歡他?”

雅靈試着問,她從她流離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。

“喜歡。”倪紛兒雙手撐起身子,離開位置,絲毫不隱藏自己的感情,“不過,他說,比起做情人,我有更適合的事情可以做。”攤開手,她的頭一歪,做出個無奈的表情,一頭青絲歪在一邊。

雅靈還想再問些什麼,倪紛兒如一陣風般消息在門外,只有微小的關門聲證明曾有人來過。

清朗的海風拂動着身體,舒爽的感覺瀰漫全身。雅靈並不喜歡水,但看到深藍的海水在腳下盪漾,激起片片浪花時,她的心情竟無比的好。

起初,她並不敢太接近船頭,站在巨大的海面前,她會害怕到暈眩。不過,海水一直溫柔地拍打着他們的船舷,時常陪伴她進入夢鄉,漸漸地,對於海的恐懼消散,更多的是想和它親密地接觸。

今天,雅靈終於爬上了船頭的桅杆,她張開又手,任由海風吹打着自己的衣衫。廣闊無垠的世界泛着碧色的藍,如一匹上等綢緞,起伏着,看不到邊。 “不然……我們要個孩子吧?”易俊陽試探的看着她,目光深邃,看不出真,可是卻顯的真誠不已。

對上他的目光,冰雪聰玲不由的一愣,“你說……什麼?”

她的過度反應,讓易俊陽的神色微滯,隨即立刻消失,像什麼都沒發現一樣,脣角微揚的道,“我說……你煮的面很好吃!”

冰雪聰玲愣了一下,目光卻不由的低下頭來,“可你還沒吃呢,怎麼知道好吃?”

“看起來就很美味!”易俊陽說完, 端起碗向餐廳走去,走了一步之後,又回頭看她,並且在她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,“你做的,再難吃也是美食!”

突然被撩,冰雪聰玲竟不由的呆在了原處,心像掉落在地上的乒乓球一般,“砰砰砰”的跳了起來。

此時此刻,看着那個男人高大帥氣的背影,冰雪聰玲突然被熱戀的感覺全全包圍,像有一團火焰在燃燒一般,她的大腦都開始變的空白了起來。

沒錯,她的心盪漾了起來。

就像他們之間早已有了夫妻之實,而且還是那麼頻繁的次數,但她竟從來沒有這麼這麼心動過。

她愛這個男人,不管他對自己做什麼,她都喜歡。

可短短的時間內,他們之間除了牽手親吻之外,好像都在做那件事情。

直到現在……現在現在她才明白,原來……戀愛竟是這樣一種感覺,竟是那麼一種幸福。

一瞬間,她更加不捨,也更加不想和他分開了。

神医嫡女 就算她會懷上他的孩子,就算他以後的每一天都可以看着他的翻版度日,卻也完全不能彌補她現在的缺失,完全無法讓她再回到這個男人身邊,再也享受不到被他愛,被他撩的那種感覺了。

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她還活着做什麼?

沒有易俊陽的人生,還有什麼意義?!

可……除此之外,她又能做什麼呢?!

難道看着他被自己的媽媽給毀掉,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被逼走向深淵嗎?!

不!

冰雪聰玲一想到他因爲自己可能會發生的那些事情,那些遭遇,才剛剛迸發出來的那股勇氣,那些力氣,像脆弱的肥皂泡一樣,“砰”的一聲破碎了。

碎的連屍體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“站在那兒幹什麼?過來吃麪!”易俊陽從到餐桌旁才發現,冰雪聰玲竟站在原地發呆。

雖然知道她有心事,但他還是不去戳破她,而是像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般,含笑望着她,“你不想知道自己煮的面是什麼味道嗎?”

“好吃嗎?”冰雪聰玲快速的清楚掉心裏的那些雜念,然後微笑着向易俊陽走了去。

她沒有坐到他身邊,而是坐到了他的對面,這樣,她就可以多看他幾眼了。

“試試看!”易俊陽說完,把碗推到她面前,然後目光期待的看着她。

冰雪聰玲看着他別有用意的目光,試探的拿起了筷子,“有那麼難吃嗎?”

雖然她不常做飯,但煮面的功力還是有的。

難道今天發揮失常,面煮壞了?

帶着這樣的心思,冰雪聰玲夾了一根面放到嘴裏。

鹹淡事宜,軟硬適中,沒問題啊?!

“還……好吧?”冰雪聰玲有些心裏沒底的擡頭看他,“你不喜歡?”

畢竟是第一次給他煮面,她不知道他的口味如何,但至少自己覺得……還不錯啊。

可他那是什麼神情?

易俊陽笑了笑,然後站了起來,走到她的身邊。

冰雪聰玲一路疑惑的看着他走過來,並不知道他想幹什麼。

她以爲他要再次品嚐一下這碗麪,或者告訴自己需要改進的地方。

可結果她都錯了。

易俊陽不但沒再碰那碗麪,反而一把將她打橫了抱起來。

“你……幹什麼?”冰雪聰玲一臉疑惑,她的面怎麼樣,他還沒評價呢,怎麼突然把自己給抱起來了呢?

該不會想把她放到碗裏也煮一下吧?!

雖然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,但她還是一根筋的想着所有跟面有關的事情,整個人完全無法放鬆下來,因此更不知道易俊陽究竟是何用意了。

“你說呢?”易俊陽邪魅的看她,隨即低下頭來,輕輕的吻上她的脣,“面吃完了,現在該吃你了……”

“啊?”

冰雪聰玲一臉驚訝,卻在她還沒發表自己的意見之時,被易俊陽吻住了。

一場“血雨腥風”開始,夜再也沒有那麼寂靜和冷清。

————

第二天,穆井橙醒來的時候,太陽已經高高的升起。

雖然病房裏有窗簾阻隔,但陽光還是頑強的穿透而來,照在了穆井橙的臉上。

頑強的陽光,在經過了窗簾的洗禮之後,變的溫柔了很多。

而此刻,完全得以放鬆,並且休息足夠後的穆井橙,身心都感覺舒服了很多。

除了……舌頭。

那裏雖然不再刺痛,但卻因爲包紮和腫脹,堵在嘴裏很是難受。

所以,當她醒來的時候,竟不自覺的皺了皺眉,她厭惡自己的舌頭,更厭惡那種不是啞巴,卻無法說話的感覺。

“醒了?”

區少辰的聲音,將她心裏的鬱悶和憋悶打消了很多。

轉頭看去,區少辰溫柔的目光正盯着自己。

他的臉色比昨天好了很多,原本微露的鬍渣現在已經消失不見。

看着他再次恢復往日的帥氣,穆井橙微微的笑了笑,可心裏卻不由的在擔心。

他那麼帥,自己這麼醜,而且以後還有可能不會說話,或者變成了大舌頭,她還怎麼跟他站在一起,還怎麼像以前那樣,理所當然的做他的區太太?

“餓嗎?”區少辰關心的聲音再次傳來,目光依然那樣溫柔。

穆井橙微微的搖頭,眼睛卻一直眼着他看。

“渴嗎?”

穆井橙依然搖頭。

雖然二天二夜沒有喝水,沒有吃東西,但她依然不渴不餓,這完全歸功於那些藥物,以及營養液。

可區少辰卻依然擔心她,擔心她的身體會受不了,所以不停的問着。

“累嗎?還難受嗎?”

穆井橙依然搖頭。

事實上,她更想問他,“累嗎?”

陪了她這麼久,照顧她這麼久,他真的一點都不難受,一點都不累嗎? 市區既其附近都是寸土寸金,房價高,房租也高,想找一套價格便宜還不錯的房子,簡直就是想太多了。

所以白芨並不抱希望的。

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,當琪琪和徐特助通完電話,就告訴她有一套便宜的房子要出租,地址就在市區附近。

這樣的好事讓她起了疑心,而當看到房子所在的小區,她更是懷疑了。

這麼好的小區,租金會便宜?

“嗯,這房子不錯。”徐琪琪看完了整個房子,給出了一個評價。她扭頭看向白芨,“你覺得怎麼樣?”

白芨環顧着這套看上去還很新的房子,簡約的裝修風格,傢俱應有盡有,而且都挺新的。

她微微皺眉,“是不錯,可是租金應該不便宜吧?



“1000一個月。”就在她的話剛說完,一旁的房產中介就立馬給出了一個令白芨震驚的數字。

“1000?”白芨忍不住拔高聲音,三房兩廳的房子就算不在市區,租金也不止1000吧?這麼便宜其中肯定有什麼問題?

“是的。”房產中介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白芨猶豫了下,然後湊到徐琪琪耳邊,小聲的問道:“琪琪,這該不會是凶宅吧?”

徐琪琪揚眉,笑着問房產中介:“這房子怎麼這麼便宜?”既然小白覺得奇怪,那她就幫她問清楚吧。

“這戶主出國了,可能要幾年才能回來。他出租出去也不是爲了租金,而是想找一個愛惜房子的人幫他好好看着這個房子。”

房產中介的解釋有點牽強,白芨半信半疑,真的有人會因爲想找人看房子,把租金定這麼低嗎?這樣的房子最起碼可以租好幾大千,甚至上萬,一年下來,租金可是相當可觀的。

“這樣啊。”徐琪琪若有所思的想了下,然後對白芨說:“這麼好的事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,那就給它租下來吧。”

“哈?”白芨猶豫了,畢竟她從小到大人品都不咋滴,從來就很少有什麼好事降臨到她的身上。

看出她不大樂意,徐琪琪上前攬住她的手臂,“好了啦,別想那麼多,這麼好的路段,這麼好的房子,你再猶豫的話可就真的錯過了。”

白芨想了想,琪琪說得確實沒錯,本來在市區附近找房子就很難,還想找便宜的房子就更難了,所以有了這麼好的事,不好好把握,錯過了可能就找不到了。

“那好吧,我租下來了。”

白芨沒發現的是,房產中介聽到她要租下來的時候,鬆了一大口氣,然後對她說:“白小姐,那您就把這租房合同簽了,即日起您就可以搬進來住。”

於是,白芨簽了租房合同,也一併付了三個月的房租。

從自己所租下的房子出來,白芨越想越不對勁,於是她向徐琪琪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:“琪琪,你怎麼會知道有這麼好而且便宜的房子出租呢?”

“徐長卿告訴我的。”

徐特助?白芨追問道:“這房子該不會就是徐特助的吧?”不然怎麼可能這麼便宜。

徐琪琪聞言忍不住笑了,“不是,就是他一個朋友的,他一聽到你要租房子才想起他有個朋友剛好要出租房子,所以就讓我帶你來的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啊!”白芨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,“可是你爲什麼一開始不告訴我呢?”害她胡思亂想的,還以爲那是一個凶宅呢?

“現在說也不晚啊。”徐琪琪轉頭對她挑了挑眉。

好吧,她無言以對了。不過,總算租到房子了,還是一個那麼好的房子,真的是一件令人心情愉快的事啊。

等洛洛出院了,就可以直接住進去了。

……

因爲沒了雲聖的工作,白芨重新找工作,她往幾家公司投了簡歷,可都是石沉大海都沒有迴音。

而商洛也出院了,他們一起搬進了自己租下的那個房子。

這天,商洛看到白芨盯着電腦在發呆,他湊上去一看,發現是招聘網站。

在看到白芨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,他心裏便明白了幾分,於是他出聲問道:“怎麼?還是沒消息嗎?”

突然響起的聲音,讓白芨嚇了一跳。她擡頭,看到是商洛,就對他笑了笑,“是啊,投了好幾家公司,可沒有一家通知我去面試。”

她的聲音裏帶着一絲失落。

商洛有些不忍,把手輕輕搭在她的肩上,安慰道:“沒事,我們慢慢找,總會找到合適的。”

白芨不想他擔心,便揚起燦爛的笑容點了點頭,“嗯,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。”

商洛摸了摸她的頭,心裏多少有些愧疚,如果不是因爲他,她也不用辭掉雲聖的工作,也就不用因爲找不到工作而心事重重。

也正因爲找不到工作,白芨又開始了兼職工作。徐琪琪笑她真的是想錢想瘋了,她確實是想錢想瘋了。

商洛剛大病初愈,並不適合馬上工作,所以所有的壓力都在她的身上。再者,之前她和雲璽恩籤了那份合約,拿了人家50萬,現在合約解除了,自己總不可能不把錢還給人家吧,就算不用全部還,也要還一半的。

那50萬她一拿到手,就匯給商洛了,她有和他提到這個問題,是還剩了一半的錢,所以這錢一還給雲璽恩,她幾乎就沒有什麼積蓄了。
Back to posts
This post has no comments - be the first one!

UNDER MAINTENANCE

Pola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