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ya Salat

“怎麼了,你又胡思亂想了?邢楷瑞都說不介意你,你還糾結什麼?”虞夕微微嘆氣,她拿虞崢真沒辦法。

有時候她真想看看她腦子裏長得都是什麼,她怎麼那麼多愁善感。

明明是兩姐妹,卻是差那麼遠!

“不關邢楷瑞的事,是他媽媽。他剛剛去美國,他媽媽就找我了,她說的話好難聽好過份,她用錢打發我讓我離開楷瑞。她還說他們邢家不要不會下蛋的母雞,她說我配不上楷瑞,我沒有資格做邢家的未來女主人。

她嫌棄我笨,嫌棄我不夠聰明,嫌棄我拖累楷瑞,嫌棄我對他的事業沒有幫助。她還找人跟蹤我了,連我去醫院檢查的經過都拍下來了,她已經知道我卵巢長了個腫瘤。她表明了立場,不讓我跟楷瑞在一起。”

說着,虞崢的難過淚水流得更兇了,她也好傷心,她的心一下一下地擰疼着。

虞夕把虞崢擁進懷裏,她輕輕地拍着她的背做無聲的安慰。

邢楷瑞那個媽確實不好搞掂,虞崢懷孕真的是一個好主意的,可是,懷不懷得上還是個未知數。

婆媳這個事確實難說,邢楷瑞的媽媽不喜歡虞崢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要讓她喜歡她那是難以改變的。

她不同意邢楷瑞跟虞崢在一起,那個態度一直都很硬。

哪怕是邢楷瑞愛虞崢堅持要跟她在一起,恐怕邢家那個門不好進。

除非邢楷瑞不顧一切吧,好像那樣做又挺不孝的,他做中間人也難,日後的婆媳關系也不好處。

虞夕也爲難,她不曉得該給虞崢什麼樣的建議。

邢楷瑞的媽媽竟然用錢打發虞崢離開邢楷瑞,她那個做法真的很過份,她聽了也很生氣,她替虞崢不平。

但是,每個人所想的角度不一樣,出發點也不一樣,或許吧,人家愛子心切。

“虞崢,你有什麼打算?你還想不想跟邢楷瑞在一起?如果你要跟他在一起的話,你要做好心理準備。也許這是持久戰,哪怕你跟邢楷瑞結婚了,他媽媽也不會給好臉色你看的。”

“我腦子裏一片空白,暫時沒想到有什麼打算。如果讓爸爸知道他媽媽是這樣嫌棄我,爸爸肯定也不同意我和楷瑞在一起的,他怕我嫁過去後受委屈。”

虞崢說得對的,爸爸肯定不會讓她們受委屈的,他很疼她們的。

虞夕動了動脣瓣,還是什麼都沒說。

決定權在虞崢手裏,她應該自己拿主意了,終身大事別人幫不了她的。

“虞夕,我想靜一靜,好好想想要不要跟邢楷瑞繼續下去。我現在很亂,心裏確實不好受。我回來之後想了很多,也許,我出國旅行。

以前想着,只要邢楷瑞愛我,什麼都無所謂,直到今天,他媽媽來找我了,我才發覺戀愛不僅是兩個人的事,還要看長輩的臉色。或許是我太天真了,是我想得太美好了。”

眨了眨眼睛,虞崢還是會掉眼淚,只不過她的表情有了一絲淡然,彷彿是看開了。

虞夕定定望着虞崢,突然,她覺得她也不是那麼二,她已經長大了,已經有擔當了。

有邢楷瑞在,她習慣了依靠他,所以,她忽視了真正的自己以及自己的想法。

現在,她肯正視自己了。

“出國散散心也好,要不要我陪你去?”

“不用了,虞氏還要辛苦你看着。雖然我是姐姐,虞夕,我欠了你很多,家裏的擔子本來是我該擔起的。”虞崢不哭了,她望着虞夕,她的口吻很認真。

離開星巴克之後,她彷彿是被雷劈醒似的,她真的想了好多。

“你別這麼說,大家是一家人嘛,我沒有埋怨過你和爸爸。爾虞爾詐,我也不想你過那種日子。”

“我暫時不想跟邢楷瑞聯繫,我一個人靜靜,等我想通了我自然會找他。如果他找你,你別理他,也不要告訴他我去了哪裏。如果他真的愛我,他一定會等我的,或許,這也是上天在考驗我們該不該在一起。”

虞夕沒有異議,她尊重虞崢的想法。

~~~~~~~~~~

顧惜若要去銀行,保鏢陪她去了。

辦好了手續,因爲是私人業務,銀行方面只允許她一個人進入私人保險庫。

在經理的陪同下,顧惜若滑動輪椅,她來到了她租下的保險櫃前取出了她存放在保險櫃裏的東西。

那支錄音筆裏的內容早就處理好了,她現在就要讓雲熙知道,看她還怎麼相信風御野是愛她的。

風御野那樣對待她,她肯定不會讓他和雲熙好過的,她要他們也痛苦,顧惜若的表情陰沉沉的,她臉上也揚起了一抹怪異的淺笑。

爲了掩人耳目,顧惜若還取出一串鑽石項鍊。

她行事謹慎,是不會讓跟來的保鏢察覺出她的異常的,她更不會讓別人知道她的計劃。

顧惜若去銀行的消息保鏢報告給風御野了,因爲看到顧惜若手中多了一個首飾盒,保鏢並沒有起疑。

那支處理過的錄音筆就放在顧惜若的包包裏,她暗暗竊喜着。

……

風御野去開會了,雲熙一個人呆在他辦公室裏,她正在看雜誌。

冷不防的,她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雲熙看了顯示屏,那個號碼是顧惜若的。

她打電話找她,她還想幹嘛?

沒打算接顧惜若的電話,雲熙任由手機一直響着。

似乎對方不肯罷休似的,雲熙的手機一直持久地響着,一遍接一遍。

有點不耐煩了,雲熙把來電接了起來,她沒好氣地說:“顧惜若,有事嗎?你還想怎樣誣賴我?”

“雲熙,你想多了,我今天找你只不過是讓你知道你該知道的事。你不是以爲風御野很愛你嗎,我就讓你聽聽他是怎麼說的。你以爲我跟他的關係很簡單嗎?不會,他有很多事瞞着你的,就在你家門口,我們還接過吻,那時你還在樓上的。”

剎那間,雲熙的手指不自覺地攥緊,不算很長的指甲深深戳入手心裏。

不由自主,她的心也猛地一緊縮。

“顧惜若,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你。我知道你是想離間我們夫妻的感情,你是居心*。你真的好狠毒,你是個可怕的女人。你還是好自爲之吧,多爲你兒子積點德。”

神醫嫡女 “我不用你教訓,你還是顧着你自己吧。嗤……那個男人那樣對你,你竟然還要爲他生孩子,雲熙,你真的好可悲!我覺得你比我還要可憐!”顧惜若嗤笑出聲了,她的笑聲很陰森,夾着一股冰天雪地裏的寒冷。

她的聲音中還夾着毫不隱藏的嘲諷和輕蔑!

雲熙說了什麼,哪怕是指控她,她也無所謂。

“抱歉,我沒時間聽你胡說八道,我也不想跟你這種滿滿負能量的人多說。顧惜若,你簡直是無藥可救了,你這個人怎麼這麼黑心!”

聽着顧惜若的聲音,雲熙都要生氣了,她想要掛電話,突然,她聽到了別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
不像是顧惜若現在說的,那個口吻很*。

開頭的第一句喊的是風御野!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

“嗯,我們馬上就出發了,因爲天氣不是很好的,所以我們可能會晚些時間到家的。”寶寶接到自己媽咪的電話後,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副淡淡的樣子。

“恩恩,好,那你們自己要小心點兒啊,我在家準備好你們喜歡的吃的,你們慢點兒啊!”

沈君瑜一聽天氣不是很好的,就急忙的囑咐道。

“好,我們知道了。”寶寶說完話後,就收了線兒,簡單的見自己的東西收了一下,就準備走了。

“你這就完了啊?”看到寶寶只是背了一個小小的包,貝貝好奇的問道。

“走了。”寶寶沒有回答,而是直接的出去了。

“哼,走就走啊。”貝貝小聲的碎碎念道。

來到碼頭的時候,管理人員問道,“你們不能再緩兩天了嗎?非要今天回去嗎?”今天的天氣真的是很不好的,是很有可能會遇到海浪的啊!

“放心了,我去年還就這天氣的出過一次任務了,沒有遇到海浪的,所以你不用擔心了!”貝貝說到。

之後管理人員又勸了勸,但是寶寶和貝貝是執意要走的,最後管理人員沒有辦法就只好同意了。

“呵呵,看吧,我都說了,我們是不會這麼容易就遇到那些的啊!”上了船之後,貝貝開心的說到,終於可以回到家了!

等到他們駛出了岸之後,天色就變得更是不好了……看着這樣子,今天真的是不大好!但是已經出來了,他們應該可以安全達到的。

可是真的就是天不遂人願啊,等他們的船行駛了半個小時後,就開始打雷下雨了,要知道這樣的天氣對於出海是很有危險的。

“怎麼辦?”看外面下的越來越大了,貝貝有點兒怕了。

“我們返航吧。”駕駛員說動。

“現在也只有這個樣子了,畢竟我們才行駛了半個小時,算算距離還是離島比較近的。” 寶寶說到。

於是他們決定還是返航比較安全點兒,可是現在下的實在是太大了都有點兒辨認不清方向了。

不知道是怎麼的一回事,整個船,猛人的顫動了一下。

“不好了……”忽然駕駛員說。

“怎麼了?”貝貝不安的問道。

“我們的船好像是撞到了暗礁上, 行駛不了了。”那個駕駛員也開始擔心了。

“你到底是怎麼開船的啊?”貝貝職責到。

“現在只有潛水去看看到底是還不是撞到了暗礁上。”駕駛員着急的說到。

“那你還不去啊!”貝貝是真的有點兒怕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駕駛員的話還沒偶說完,整個船又開始搖晃了,然後站在離們最近的寶寶就那樣子被猛然的給甩了出去。

貝貝看到寶寶貝甩了出去,擔心的想要跑過去,但是卻被駕駛員給牢牢的鎖到了懷裏。

“你不能在過去了,你也會出事的,現在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與島上取得聯繫啊。”駕駛員也很害怕的說到。

“你鬆手,鬆手,我要去找寶寶……”現在的貝貝根本就不停他說話,因爲她看到寶寶就那麼的從她的眼前消失了,她要怎麼跟媽咪交代啊!

貝貝發了瘋似的掙脫着駕駛員的手,駕駛員無奈只好將貝貝給打暈了,他已經沒有保護好那一個了,這個是絕對不能再出事了!

將貝貝放好,雖然整個船一直都是在搖搖晃的,但是駕駛員還是很手忙腳亂的找着東西,希望能跟島上取得聯繫吧!

找了半天,可是還是找不到任何的辦法,駕駛員只好用這個方法了,畢竟是自己答應要帶着他們離島的,所以這是他自己該負責的。

於是看了眼被他打暈了的貝貝,就決然的向着門口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,但願自己是真的能救到她!

шшш¸Tтkā n¸co

……

貝貝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了,她一醒來就急急忙忙的找寶寶,可是所有的人就像是 都串通好了似的,都不告訴她,好,不告訴她 ,她自己去找。

“你不要費力氣了,他不會回來了。”老巫婆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。

不,她是說假的,寶寶怎麼可能不會回來,不可能,絕對的不可能!

“不,你騙我?”貝貝死命的吼了回去。

“你的父母都已經知道了。”

老巫婆無情的說到。

“什麼……”貝貝頓時的身體就像是被抽乾了一樣,媽咪該會傷心死的,貝貝是越想越承受不了,所以沒一會兒便又暈了過去。

老巫婆看了看暈倒了的貝貝,也就只有無奈的搖搖頭啊!

知道自己的寶寶沒了,沈君瑜頓時的沒了反應,怎麼可能呢,他們明明說要回來的啊?

接到電話後,到現在已經有一個星期了,剛醒過來的沈君瑜呆呆的傻傻的,真的是嚇壞了周圍的人了啊!

“不會的,我家的寶貝是很乖的,所以纔不會死呢!”聽到這麼孩子氣的話,所有的人都愣住了。

……

看着很怪異的小君,傾伶趕緊的去找醫生了,問過醫生後,他們真的很不相信啊,這好好的一個人說沒就沒了,這好好的一個人難道說傻就傻了嗎?

醫生說病人受了過大的刺激,所以纔會出現現在這個樣子。

對於寶寶的離開,他們都很傷心,但是都很有默契的沒有在沈君瑜的面前提過一次,他們不想要刺激她也只希望她能就這麼的一直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裏,忘記寶寶離開的事情!

沈君瑜每天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,盯着窗外,看着外面的一切,寶寶,他們都說你離開了,就只有媽咪沒有這麼覺得喔,媽咪相信以後我們一定會見面的!

沈君瑜想着想着就又笑了……因爲她知道她的寶寶是絕對的不會離開她這個笨媽咪的! 劉茹睜開眼睛,看到一臉焦急的劉母,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。正要下樓的證人們,回過頭,就看到了這一幕,有人覺得不忍心,也有人覺得非常解氣。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呢?!如果劉茹乖乖的做了檢討,還有可能留在育才中學,以後更有可能回到一班,但是現在被她奶奶這麼一鬧,她不僅沒有得到什麼好處,連四班都呆不下去了。真是印證了那句話,自作孽,不可活!

劉茹的事情就像一段小插曲,並沒有擾亂蘇芮的生活。很快,大家就適應了高中生活,即使大家都是剛剛認識,但是很快就玩到了一起,當然,一班的同學們,交流更多的還是學習。

因爲高新華說過,如果月考的時候,有人成績出了前四十的話,那麼就有可能離開一班。誰都不想離開一班,課下打鬧的時候少了,但是卻並沒有影響同學們的交往,課間的時候,經常能看到一班兩三個人聚在一起的討論問題。自從徐娜發現問蘇芮什麼問題,蘇芮都能答上來之後,每節課間都會霸佔蘇芮前桌的位置。

這節課間也不例外,徐娜趴在蘇芮的課桌上,朝蘇芮努努嘴,小聲道,“喏,高老師第三次找她了。”

蘇芮不用回頭,也知道徐娜說的人是誰,她微微一下,並沒有搭話。

徐娜也沒想讓蘇芮回答她,自顧自的說道,“芮芮,你說高老師找她幹什麼?肯定不是什麼好事,你看她臉色陰沉的都能滴出水來了!”

蘇芮合上手上泛黃的書本,“快要上課了,你還要在這裏呆着麼?”

徐娜撅撅嘴,不情願的直起身子,“下次我去找老高說說去,把我的座位換到你的前面,這樣太不方便了。”

一旁的男生敢怒不敢言的站在一旁,等待拿回自己的位置,聽了徐娜的話,臉色更加不好了。

蘇芮瞥了徐娜一眼,“你就老實的坐在自己那裏吧,快點回去,一會是高老師的課。”

徐娜這才站起來,瞪了那個男生一眼,不情願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
蘇芮將那本明顯不屬於學校的泛黃的書本,收了起來,單手放在胸前,隔着校服攥住了胸前的凸起,神色微動!

一個多禮拜沒有什麼反應的蓮心碧,終於有反應了!

“你在哪?”就連蘇芮都不知道,自己眼睛閃閃發亮的樣子有多迷人!

好不容易奪回自己位置的男生,剛要坐下,就看到了這一幕,他只覺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,耳根立馬就紅了起來,然後飛快的坐了下來,生怕會被別人發現了什麼!

蘇芮可顧不上前桌的小心思,她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蓮心碧上,就連高老師進來,她都沒有發現!

看到一直看向窗外愣神的蘇芮,高新華皺了皺眉頭,但是儘管這樣,他也沒有想要提醒蘇芮。因爲他相信蘇芮。而且,他前兩天才知道,高一的課程蘇芮差不多已經快要自學完了,儘管一班的就教學速度要快上許多,但是絕對比不上蘇芮自學的速度。

蘇芮的傳音剛發過去,她就發現胸前的蓮心碧熱了起來!韓亦也在撫摸蓮心碧!蘇芮提着的心終於放下了。

她的腦海裏突然想起一道富有磁性的聲音,“我回來了,今天去接你。”

蘇芮展顏一笑,她沒問韓亦消失的這幾天去了哪裏,也沒問蓮心碧爲什麼會失去作用。但是心裏卻開始慎重考慮蘇老和葉老的提議了。

育才中學離四合院並不近,所以蘇芮每天中午就只能在學校解決了。育才中學有食堂,味道更是比其他學校強多了,在二樓還有小炒供同學們選擇。

今天中午,蘇芮與徐娜就選擇了食堂二樓的小炒。大多時候,大家不想出去吃的話,都會選擇在食堂吃飯。

徐娜擡頭看了蘇芮好幾次,終於,蘇芮忍無可忍,放下筷子,“你看我幹什麼?”

徐娜猶豫了一下,才小心翼翼的問道,“今天有什麼開心的事情?”
Back to posts
This post has no comments - be the first one!

UNDER MAINTENANCE